| | | 百度

胡锡进:5000亿买一包爆米花,我不想让我的国家这样

2019-02-21 07:41 环球网微信公号
百度 据该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,项目以长沙吃玩里手为业态品牌定位,目前正处于工程装修期,预计5月份试营业,下半年正式开业。

  这是我听过最动情的演讲。

  从不参加任何综艺的《环球时报》总编辑胡锡进,为《最强辩手》节目贡献出了他自己的综艺“处女秀”。

  在满是争论的网络江湖里,他是最犀利的时局观察者,也是直面毁誉岿然不动的言论大师。在《最强辩手》舞台,他有了一个新身份:一名战队导师。

  以激扬文字为志向的他,在节目现场做演讲也极具感染力,对网络上那些骂声,他说:“那些骂我的人,我依然守护你 ”。他还用一名老记者亲身经历的战地故事打动全场观众和辩手,让所有人激情澎湃,又深思感怀。

  最终老胡获得16位辩手的青睐,成为全场斩获辩手选择人数最多的导师。那么,老胡究竟在现场说了什么?

视频在这里 ↓

  大家好,我是胡锡进,老胡和《环球时报》有很多标签,这些标签一般都不太好听,每次老胡发一条微博,哗,底下一大片骂的,也怪我自己,你干嘛总说时政呢,在一个多元活跃的互联网上说时政,哪有不挨骂的。有人就说我:“老胡啊,你在《人民日报》的大院里呆着,收入应该也不低,站着说话不腰疼啊,你食人间烟火吗?你知道在大城市里打拼的蚁族的感受吗?”

  说我不食人间烟火?“老子”是战地记者!尝过社会最底层心酸

  他们还真不能这样说我,老胡怎么不食人间烟火?

  老胡当了11年兵,研究生毕业后,转业来到《人民日报》。社会最底层的酸甜苦辣,不是看过,那都是一口一口尝过的。

  别说人间烟火,老胡连人间战火都见过。

  今天是不是有很多90后,大概在你们出生前后,1993年,我33岁,正值南斯拉夫内战,我成为了中国第一个战地记者。

  那时候我很年轻,很热血也很天真。第一次开车翻山越岭来到萨拉热窝,进入被打碎的市区,周围噼里啪啦的都是枪声,我一下子站在了那场战争的最中心。我当时的第一个感觉,大家猜是什么?我告诉大家,它不是害怕,而是我差点没哭出来的骄傲。“老子”是中国记者! 波黑战争,你也来看看中国男人的样子! 那就是33岁的我的第一感受。

  战场是记者职业的圣地,但却是老百姓苦难的炼狱。啥叫战争?一个小区里,1号楼是穆斯林的,2号楼是塞尔维亚人的,两个楼中间的空场就是交火线,房子朝向交火线的一面,全被堵住,背向交火线的一面还给住人。我在2楼吃饭,1楼的机关枪突突地响起来,我面前那汤盘里的汤上下直跳,那就叫战争。

  还有,同一栋楼,1单元是穆斯林住的,3单元是塞尔维亚人住的,中间的2单元给炸塌了,这被炸塌的2单元就是交火线,那叫战争。

  在城市里,在战壕里,你听到子弹啪啪啪的那种声音,你别怕,它离你远着呢,但是当你听到子弹啾啾啾的声音,你会毛骨悚然,因为那是子弹和空气摩擦的声音,它说明你和死神近在咫尺了。那就叫战争。

  内战打到了最后,1980年萨拉热窝冬季奥运会的主体育场,成了密密麻麻的坟场,因为死的人太多了,没地方埋,只能埋在体育场草坪上。

  另外,当时萨拉热窝的物价是一公斤白糖60美元,一公斤土豆15美元。还有啊,老胡在山的这一边采访塞尔维亚人,去山的背面采访穆斯林人,但是中间是交火线,我过不去,要绕道,大家猜我绕了多远?我绕了2000多公里。朋友们,这就叫战争!

  当时那个国家的钞票,5000亿,它能干什么?能买什么?它能买一包爆米花,战乱带来的通货膨胀。 当时啊,我就产生了一个坚定的信念:我永远不要我的国家经历那样的战争,永远不要我的城市变成萨拉热窝,永远不要让我的亲人和朋友在2楼吃饭的时候,1楼的机关枪突突突地响起来,碗里的粥上下直跳。我要让中国永远是和平安宁的。

  中国不能穷,中国人不能穷!

  除了和平,老胡还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中国一定要发展,中国不能穷,中国人不能穷!

  我是被穷怕了的人。小时候,我在北京南城的一个工厂大院里长大,我们管倒垃圾叫倒土,因为那时的家庭垃圾,基本就是煤烧过后的残渣,都是土。1985年,我结婚,新房里唯一的电器是一个电灯泡。

  看看30年代那些老照片,中国人穿着黑乎乎的衣服,对着外国人的镜头呆滞的表情,穷成那个样子,哪有尊严?谈什么人权?那时的中国人和满地找食儿的小鸡小鸟,有什么区别?

  老胡走了六七十个国家,我很相信一句话:人穷志短。在贫穷的国家虽然也有淳朴,但是不文明的现象真是比比皆是。野蛮宰客的事、警察公开索贿的事、强制逼你消费的事,大多都发生在穷国里,甚至你采访一个人,他也会伸手向你要钱。

  在肯尼亚,我采访内罗毕著名的大垃圾山,在大垃圾堆的顶部居然有人支桌子打台球。我们是由全副武装的保安人员护送上去采访的,因为他们告诉我们,不久前联合国难民署的人上垃圾山慰问穷人,结果被扒光得只剩下裤衩,这才让人下了垃圾山。把他们扒光的人心里是这个道理:既然来救济我们,就彻底点,把什么都留下才对。

  今天的中国,仍然在整体上不富裕,但是很多大城市里,民众过上的是有房有车的日子,中产阶层在中国快速扩大,他们的实际生活水准不断接近发达社会的轮廓。在过去的40年里,中国实现了这个世界上范围最大、速度最快的惊人发展,发展改变了中国民生的基本面貌,刷新了中国人的权利,也给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带来了尊严。邓公当年说,发展是硬道理,那是几代中国人的心声啊。

  我想告诉大家,无论保持政治稳定还是实现高速发展,都是很不容易的事。赶上了中国这个时代的人们,是一种幸运。老胡因为看了世界,也因为这个年龄的阅历,特别珍惜国家的政治稳定和发展。我想为我的孩子,我的亲人朋友,也为了公众尽一份力量,守护中国最宝贵的东西,让他们的人生在国家改革开放的上升国运中度过,使得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动荡、什么叫萧条,让他们的生活总有越来越好的期盼。

  我不爱争,但偏偏遇到这三种行为,我坚决斗争到底!

  正因为此,老胡不是个爱争论的人,但是老胡却要和任何威胁国家安全、挑战社会秩序、撕裂民族和谐的极端言论做坚决的斗争。老胡坚守的是这个社会最大的共同利益,那就是中国社会的安全、稳定与发展,这是我的责任也是《环球时报》的责任,至于针对我的争议,我不太在意它们。

  说句骄傲的话,很多人在我的微博下骂我,但我从来没有关闭过评论,也从来没有拉黑过任何人。因为我知道,我守护的这个国家,也包括那些骂我的人。 当然有的时候,我也是会拉黑的。

  老胡就是这样一个人,如果大家认同我,欢迎大家选我。

责编:蒋莉蓉
分享:

推荐阅读

百度